返回顶部

全国之最,第十次在蒲江发现船棺

查看详情
自1954年6月在广元市昭化镇宝轮院发现船棺以来,船棺就跟四川结下了不解之缘,先后在荥经县、大邑县、绵竹县、新都区、郫都区、什邡市以及成都市区有所发现。有意思的是,船棺在其他地区只也是零星出土,在蒲江县却如家常便饭,算上这次,已经是第十次了,这也使得蒲江成为四川乃至中国船棺最为集中的地方。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智慧汉之道

查看详情
汉代秦而兴,从疆域上看,其不仅继承了秦的完全疆土,并在北方开朔方郡,西北开武威、张掖、酒泉、敦煌诸郡,在龟兹设立西域都护府,东北开玄菟郡、乐浪郡,西南开犍为郡、交趾郡等,东南开珠崖郡,实现了疆域向四个方向的扩展。“疆域所及即交通所至”,诚如白寿彝先生所言,这个雄浑质朴、清丽温婉的伟大时代,在丝绸与佛教的一送一迎之中锻造出一条沟通东西方文明的丝绸之路,以沟通寰宇的博大胸怀在辽阔的国土上进行道路交通建设,这种建设无疑对汉民族、汉文化的形成有着重大的历史贡献。 

剑门不是关

查看详情
记得初到北京求学,写了一篇四川的研究小文交给导师,没想到他一眼没看,直接把论文扔到一边。告诉我说,来自四川的学生写四川,没啥意思,你应该多关注一下其它省区。当我毕业回到四川时,导师告诉我,现在你应该好好研究四川,与入学前不同的是,你以前是站在四川看四川,现在是站在中原看四川。 

秦中古道,足下知音

查看详情
“秦中自古帝王州”,作为中华文化滥觞地和帝国强盛的见证地,陕西关中在中国历史上的地位突出显著,所谓“陕西据天下之上游,制天下之命者”;然地形上,关中地理环境闭塞、交通不便,古属雍州,“雍,壅也,四面有山,壅塞为固也”。史念海先生说过“关中周围多山究竟是事实,终南的重峦碧嶂,陇山的岩壑高深,以及太华的岧嶤,梁山的奕奕,加上泾水两岸的九嵕、嵯峨,洛水东西的黄龙、尧山,都仿佛就是关中的屏障”。 

四川盐镇

查看详情
云中一把梭,山顶船型镇。位于乐山市南部的罗城古镇以其独特的造型闻名海外,成为澳洲中国城的“母本”。人们说,船镇与水有关,所谓“罗城旱码头,滴水贵如油,要得不缺水,罗城修成舟”。但我看来,山顶的罗城好似载着希望的诺亚方舟,以一方盐泉旺盛的生命力踏过蜀山,延续了乐山汉代制盐的历史。 

再访三星堆 重返青铜神国

查看详情
自1996年以来,几座新石器时代的古城陆续被发现:宝墩古城、郫县古城、都江堰芒城、温江鱼凫城。在这些古城陆续走向衰亡后,文明的曙光最终降临到鸭子河畔的三星堆。从那些衰败古城撤出来的人众使三星堆古城的人数却急剧增长,伴随着夏朝遗民的到来,将青铜文明的火种与玉器祭祀体系带到成都平原,并最终取得了成都平原的统治权。 

古蜀文明再发现

查看详情
成都新津宝墩古城,面积大约相当于386个足球场大小,在宝墩古城的中央,42个1米见方的柱坑托举起一个“品”字形复合建筑,长达20米的大殿和长度接近10米的东西厢房成为当时成都平原上最早的大型建筑,大大小小的房屋众星捧月般将之围绕,城垣将它们拱卫其中……宝墩文化,如启明星一般,照亮了文明前夜的成都平原。 

金沙 叩响沉睡千年的古蜀王都

查看详情
2001年,随着一家房地产公司下水道的开挖,一个金沙古蜀王国的大门被缓缓打开,青铜器、金器、陶器,众多相似性暗示着三星堆与金沙之间颇有渊源,它们如同父与子一样,传承着别无二致的手艺。那些寓意着“群巫”或祖先的青铜人,在这里戴上黄金面罩显示高贵的地位,它们昭示着金沙人的卓尔不群,也将一个金色王国展示于世。 

是什么造就了四川的古镇

查看详情
那古色古香小巷弯弯的青石板、那小桥人家,枕水木楼,排列的乌檐青瓦、还有那古老民宅户牖上残缺的雕花和班驳的油漆;那纵横交叉的小河,碧波上轻摇的小舟;还有那一间间铺子上散发出来的江南风味小吃气味……这些富于江南水乡风景,更带着梦幻色彩,空灵而迷离,时时留恋在梦中,让人难以割舍。古镇归来话风水,是什么造就了灿若繁星的中国古镇文化,让人沉醉的是古代地理师营造独特的风水环境,造就了因镇而生的杰出人物。 

蜀地,引无数文人墨客尽折腰

查看详情
蜀地在古籍中多以“其地四塞,山川重阻”这样的面貌出现。西汉王阳入蜀为益州刺史,见蜀道危险,以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能轻易冒险为由,辞官归家,不但给后世留下一个“王阳畏途”的典故,也让听故事的人打小便知蜀道之难。后来王尊入蜀时,途经王阳故道,说到“王阳为孝子,王尊为忠臣”,疾驱而过。入不入川竟然变成一个如此纠结的问题,可见入蜀对外来者造成的心理影响。道路如此之险,为何还有如此之多的文人墨客不辞辛劳地纷至沓来呢?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当前1/2页 共20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