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旅游发展委
(政务号)
四川旅游
(服务号)
旅游四川
(订阅号)
概括
天府古镇漫步

丽像洛带 梦里飞花

当阳关叩开龙泉山脉的门扉,古镇洛带的丽像渐次敞开

这是四月暮春的一个清晨,当初升的朝阳刚好爬上龙泉山梁时,我正背负相机立于古镇一家单位的三楼楼顶。绚丽的霞光穿越山梁上一片高大的红豆树林,染红了袅绕其中的淡蓝晨雾。

晨雾弥漫开来,顺着遍种桃、枇杷等果林的山坡漂流而下,漂浮而来,在山脚下连绵成片的青瓦居民和视线不远处巍峨挺拔的会馆掠过。此时,会馆那金色琉璃瓦顶的三层大殿正洒满阳光,使得它在一片簇拥的青瓦居民中,显得更加富丽堂皇,恍如仙境里的宫殿。

暮春的晨风徐徐,会馆高翘的飞檐下,古老的风铃在低吟浅唱,仿佛那著名的客家童谣隐约而来——“月光光,秀才郎;骑白马,过莲塘......”《月光光》是客家人的劝学童谣。

丽像洛带 梦里飞花

一段时间里,我都在这座客家古镇里寻寻觅觅,听古镇上的老人讲古,说镇上的居民多为客家人;客家人的根在中原,中原是华夏文明的源头,是中华文明的发祥地,所以客家祖先从中原迁徙岭南,再从岭南迁徙四川,虽辗转千里、万里,历经百年、千年,从来都是“宁丢祖宗田,不丢祖宗言”。

这个“言”,不仅是指客家人从古至今说的客家语,也指中原传统的礼俗——仁、义、礼、智、信、忠、孝、悌、勇、让。而《月光光》就是要让每个客家孩子明白,知书才能达礼,耕读才能传家。耕读传家是每个客家人最尊崇的祖训。

洛带客家先祖都是当年清初“湖广填四川”的见证者。

洛带是古川渝古商道的一个节点,早在汉时就已聚村成街,三国时成为蜀汉热闹的一方的商品聚散场镇。所以今天的洛带,至今也流传着许多有关三国时期的小故事:比如洛带地名的来历,说是阿斗在洛带游玩时,不小心把玉带落在镇上的八角井里,后来人们误写“落带”为“洛带”,洛带之名就这样叫开了。

还有凤仪巷,说是蜀汉时,朝廷曾在这里修建有凤仪馆,以供阿斗和他的母亲游玩洛带时住宿,只是到今天,凤仪馆不见,只留下凤仪乡这条小巷,但古镇上装饰有1500只凤凰图案的五凤楼却是依据这个传说而建的。

到明末清初,因为战乱、瘟疫和饥荒,家乡洛带和四川大地其他地方一样,满目疮痍,一片荒凉。在清《填川诏书》的政策鼓励下,客家先民沿着古川渝商道来到洛带。因为不忘南方故土,他们来时便在古道旁的山梁上种下一棵棵“生南国”、“最相思”的红豆树。而此时,我正站在古镇的高处,远远望见那片蔚然成林的盎然生机,顿时让我油然生起无限的温暖!

客家人迁徙洛带,已有三百年的历史。三百年,代代客家人在这片一度荒芜的土地上辛勤耕耘,他们种下桃、种下李,种下一季庄稼。如今,这处龙泉山西麓一隅的客家人聚居区,是桃红李白的国家级生态镇,是风情独醇一方的乡村活态文化桃源地。

对外来的人们而言,洛带古镇就是一处会馆荟萃的古镇。从上街到下街,依次是广东会馆、江西会馆和湖广会馆、它们或气势恢宏,或典雅精巧,静卧于古镇的“一街七巷”中。

客家先民初来洛带时,可谓困难重重,举步维艰。关东会馆一檐柱上的楹联就说,“惨淡经营庙貌独怜一炬,努力缔造神麻共祝保千秋”,正是出于互诉乡愁、抱聚成团、共克时艰的需要,一座座移民会馆于清乾隆年间在洛带次第建成。

其实对最初的移民来讲,会馆就是它们供奉先贤神祗的“庙”。在洛带,广东会馆供奉的是粤王赵佗。在岭南客家人的心目中,赵佗是秦统一中国以来,最早成功在南方少数民族地区推行民族亲和政策的杰出政治家,也是最早把中原文化和先进生产力传播到岭南的伟大先驱;广东会馆也供奉着佛教高僧六祖慧能,他曾在广东韶关曹溪河畔南华寺弘法37年,最终创立佛教禅宗,六祖慧能与孔子、老子并列为“东方三圣人”。

江西会馆供奉的是晋代著名道士许逊。史料记载,曾出任四川旌阳县令的许逊,一生为民除害,匡世济民。传说中,许逊曾“斩蛟除害”,为江西人避免了一场大的灾难,所以江西客家人尊许逊为“江西福主”,对他推崇备至。

湖广会馆供奉的是大禹。禹是中国传说时代与尧、舜齐名的贤圣帝王,他以毕生精力治理洪水,又划定中国九州,后世之人为表达对禹的感激之情,尊称他为“大禹”,即“伟大的禹”大禹生于四川汶川,平生功业除了蜀地也遍及湖广,所以自古以来两湖百姓都敬之为神。由于关羽生前曾驻军湖北江陵、湖南长沙,湖广移民为使乡党增添光彩,也曾塑关羽之像于会馆殿堂。

无论是许逊、六祖慧能,还是大禹、赵佗和关羽,他们都是传统美德的化身。客家人说,人无根不能立足,人无德不能立世,人无才不能做事。

会馆除了供奉神祗,也曾是同乡移民议事、聚会的场所和孩子们读书的学堂。

在洛带的上场口,还有一座北川会馆,那是2000年因城市建设需要,从成都卧龙桥街异地原貌搬迁至此的。北川会馆的迁入,使洛带“会馆之乡”的美誉更加名至实归。

洛带的节日活动总是丰富多彩的,其中以火龙节和水龙节给人的印象最深;正月十五元宵夜,随着一阵锣鼓之声在五凤楼广场上骤然响起,一对红头巾、赤膊光脊汉子们奋力而舞的金龙奔袭而至。这时,有人猛喊一声“烧火龙了!”夜色中只见一束光彩灿烂的焰火直喷金龙,金龙随之腾跃翻滚起来。此时,全场无数焰火均向上下挪腾,奔走穿梭的金龙喷射而来,一时间,整个广场成为焰火欢腾的海洋......这个与火同舞、与龙同乐的节日,叫火龙节。而与火龙节相对应的就是炎夏时节的水龙节,顾名思异,这是一个与水同舞、与龙同乐的节日。

其实在过去的洛带,正月十五舞火龙闹元宵,焰火欢腾,红光普照,是为祈福;夏日伏旱,水龙腾云驾雾,呼风唤雨,是为祈雨。不过今天,舞水龙与烧火龙都一样,都已成为家乡百姓的一种节日娱乐方式。

需要特别一提的是,无论烧火龙还是舞水龙,参与龙舞的都是镇外宝胜村的刘家龙。社科专家考证,有“豢龙世家”美誉的刘家龙,至今也传承着古代中原龙舞的古朴程式。

除了龙舞绝技,客家人也为这片迷彩风土带来了源自中原的古老祭祀遗风——蒸尝会。

在古时中原,皇家有四时之祭:春祭日礿、夏祭日褅、秋祭日烝。之后,四时祭祀改为春秋两祭,并以“蒸尝”之名泛指祭祀活动。按客家风俗,祭祖仪式用猪、牛、羊“大牲”行三献礼称为“祭”;用鸡、鱼、猪头“小牲”以酒祭地称为“酹”。

一年一度的清明蒸尝会,当然“祭”的是规格。清明那天,客家人按班辈大小,依序排列在祖先的排位前,先行大礼,再聆听会首高唱祭文——“清明盛典,饮水思源;祖宗高远,代代齐名;风雨蒸尝,认祖归宗......”,同时告诫族人,“联络感情,维护族誉;孝敬父母,尊老爱幼;助困济贫,团结互助......”。在那之后,就是族人相聚、规模盛大的坝坝宴了。春阳、山风、酒,灌入族人同根的血液,热烈的氛围中,大家亲情交融,大快朵颐;而祖先的荣光,也就这样亲切地贯穿了一个族群慎终追远地文化记忆......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