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旅游发展委
(政务号)
四川旅游
(服务号)
旅游四川
(订阅号)
概述
天府古镇漫步

榨油坊的故事

成都>安仁古镇

天府之国的农耕美景,从来少不了一望无际的油菜花。当漫山遍野的金黄褪去,留给人们的是对丰收的向往。

民以食为天,四川人的食谱中,比辣椒更无可替代的是油菜籽榨出的纯正香浓的菜籽油。而每年4月底5月初,油菜收割之际,成都便进入了榨菜籽油的季节。

榨油坊的故事

 

古镇榨油坊

循着榨油坊独有的香味,我们很快找到了位于安仁镇商业街1号的榨油坊。这家开了几十年的作坊,竟然连一个招牌都没有。老板周文祥说:“几十年了,街坊四邻都晓得,要啥子招牌哦。”

这个榨油坊是川西传统的前店后家的格局,店面在街的转角处,位置极佳。店里一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买的榨油机正在轰轰作响,缕缕青烟带着浓浓香味从榨油机里冒出来,几位师傅正熟练地忙碌着。店外的长凳上,坐满了等待榨油的顾客。

榨油坊的顾客,多事周边的农民和本地居民。他们习惯了将自家打的或本地购买的油菜籽拿到榨油坊,亲眼见证一粒粒油菜籽变成一滴滴菜籽油。不等沉淀,稍事冷却便装桶带走。虽然拿油菜籽来榨油既耗神费力,又不比市场上买油便宜,但他们乐此不疲,“图的就是个货真价实”。

还有纯粹来榨油坊卖油的。镇上的局面和成都的优酷往往直接来到店里,见坛子里榨好的菜籽油成色不错便装桶买走。周文祥说,每年这个季节,他都会接到很多成都老顾客打来预订菜籽油的电话,还有个成都的导游,经常带外国游客在这里参观,“老外觉得这些稀奇得很”。

从菜籽到菜油

只见他将一碗凉水倒入刚榨出来的油中,用一根竹竿不停搅拌,让油的渣滓沉淀,泡沫散去,油慢慢变得澄清。原来,榨菜籽油还有个像“点豆腐”一样的过程,叫“点油”。

榨油坊榨油分两种情况,一种是自带油菜籽来榨,老板只收加工费,每榨一百斤油菜籽收30元加工费,榨出来的油和油枯顾客自己带走;另一种是在榨油坊选自己中意的油菜籽,鲜榨现称。

只见榨油坊的师傅将称好重量的油菜籽倒入一个进料的槽子,风机运转,将油菜籽抽到高处的罐子里。罐子大概能装100斤,正好是一次加工的量。阀门一开,油菜籽进入一个滚筒式的炒锅。炒锅用电机带动旋转,下面用炭火加热。二十分钟后,负责炒制的师傅用勺子取样查看,如果火候合适,他就切换电闸,炒锅立马开始反转。这是整个榨油过程中技术要求最高的环境。如果用“舌尖体”来说,就是“能否炒出最适宜压榨好油的油菜籽,火候的拿捏是关键”。

超好的油菜籽涌入一个长的木槽,木槽的另一端就是榨油机,榨油机靠电机用皮带带动。榨油机的下方有油槽。榨出来的油漫过一个滤网,顺着油槽流入桶里。旁边的出料口,则滑出形状不规则的片状油枯。

待到刚榨出的油装满一桶,就要进入下一个工序—“点油”。原来,油菜籽也需要一个像“点豆腐”一样的过程,让菜籽油渣滓沉淀,泡沫散去。

这时,令人惊讶的一幕发生了!只见“点油”的师傅用大碗将一斤左右的凉水倒入盛满近百斤黄澄澄的新榨油中,用一根竹竿不停搅拌。这不是在往油里面掺水吗?不,原来这是为了使刚榨出来的油里的沉淀分离。渐渐地,油表面的泡沫散去,油也变得澄清。

此时的顾客,早已拎着油桶等着过秤了。其实顾客都是行家,100斤油菜籽榨33斤油,全部过秤也都在眼前。要想生意长久,唯有童叟无欺。

榨菜油的B门?

出于对竞争的考量,安仁镇这家榨油坊自己也收购菜籽来榨油卖,成品菜籽油的售价在8.5元左右。

8块5一斤的菜籽油,感觉这个比超市里的很多成品油都贵,有人买吗?利润一定不错吧。老板没说什么,只是给我算了一笔账。

如今油菜籽的市价是2元8角一斤,按100斤油菜籽出油33-35斤计算,每斤现榨菜籽油的直接成本就是8元左右。把能耗、工人工资以及卖油枯的钱倒贴进去,卖8元5角一斤也只是微利。同时,由于近年来饲料业对油枯采购的急剧减少,致使往年7-8角一斤的油枯,今年只能卖到4角。要想盈利,就只能指望收的油菜籽新鲜优质,出油率高点。如果是来料加工,就只能挣每百斤30元的加工费,也是微利了。

我问他,那为什么市面上会有7元甚至更便宜的油。他说,那可能是加入了其他便宜的油在里面吧。作为榨了几十年菜籽油的老把式,我连忙追问他怎么加?他一副无从谈起的样子,只说:“几十年了,反正我们只晓得按照这个方法榨油。咋个搞那些名堂,我们也搞不懂。”

看来,我想打探食用油勾兑秘籍的企图落空了。

那什么样的菜油是好菜油?

老板打开隔壁铺子的大门,原来这里是堆放油菜籽的小仓库。他说,我们通常吃到的菜籽油是用黑色的油菜籽榨出来的。黑油菜籽产量高、出油率高,现在普遍都是种的黑油菜籽。说着说着,他打开一个编织袋说,这是黄油菜籽,无论产量还是出油率都不及黑油菜籽,但是榨出来的油菜籽,香味堪比芝麻油。

那谁会去种这种费力不讨好的黄油菜呢?原来,产黄油菜籽的油菜,成熟早,可以提前腾出田地来种植水稻。而知道黄油菜籽妙处的人并不多,因此老板多是卖给识货的买家或者熟人,价格也并不一定比黑菜籽榨出来的油贵。

榨油坊的故事

1991年,周文祥和老婆唐桂华拿出积蓄,并向银行贷款,凑足5000元,从雅安购置了当时国内比较先进的榨油机。周文祥的弟弟、小舅子也成为了榨油坊最早的员工。这个团队,一直唇齿相依,默契配合,转眼二十多年过去了。当时手工炒油菜籽的平底锅,早已换成了电动的滚筒式炒锅。

每年5月下旬到10月上旬,是榨油坊的旺季。周文祥的团队从早上5点忙到晚上10点。面对食用油市场低价的竞争,他们早已没有太多利润可言,只是每年如候鸟般上门的客户,着实给了他们许多欣慰,“就当挣点工钱嘛!”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周边种油菜的田地逐渐减少,上门来加工油菜籽的农户随之减少。周文祥开始调整经营思路:没了垫底,城乡居民总要吃油把。那么,到远一点的地方收购油菜籽,榨油加工,出售成品菜籽油和油枯,也是一条出路。

如今,靠着来料加工和自购油菜籽榨油,周文祥一年仍然可以加工一两百吨油菜籽。而每到油菜籽收获的季节,一些成都的“老买主”也会打来电话,预订全年所需的菜籽油。

九十高龄的老师傅回忆土法榨油

问及将来,周文祥夫妇都说没想那么多,虽然薄利,但眼前的生意还忙不过来呢。

说起“土法榨油”,大概我们脑海里浮现出的是影视作品中几个壮汉推着如撞钟的圆木榨油的情景。那么,在电动榨油机诞生之前,我们的祖先是如何用人力实现榨油的呢?

我有幸寻访到了安仁一位91岁高龄的老师傅王全安。王师傅1966年开始在安仁集体所有制的榨油坊工作,做榨油工。他向我们描述了木制人力榨油机工作的过程。

使用本制榨油机榨油,需要先将油菜耔碾碎。因此,榨油坊通常会修建在水碾房的旁边,或者就是和水碾房是一体的。水流带动水碾,将石槽中的油菜籽碾碎。再将碾碎的油菜籽放入大甑子里蒸熟。这种甑子的大小,和酒作坊里蒸馏酒用的甑子相仿。

用稻草将蒸好的碎油菜杍包好,放进如自行车钢圈一样的铁箍中,压实,就是一个“饼”。木制榨油机,实际上是一根直径近一米的完整的青冈木圆木挖成的木槽。把若干个“饼”整齐摆放在榨油机的木槽里面,压紧,在后端一根一根地钉入木楔,油菜籽“饼”被不断挤压,菜籽油就顺着木槽下方的油槽槽流岀来了。

王师傅当年用的是40斤的锤子从上到下打入楔子的机器,而之前,就如我们在影视作品中看到的,2-4个壮汉推着根圆木,撞钟式地横向撞击本头楔子。它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木龙榨”。

木龙榨以其独特的形式感和参与性,在很多古老村落得以保留,甚至登上博物馆的大雅之堂,成为游客镜头中的宠儿。

文/图 吴志维

返回
顶部